迟早要改名

笔名张宿山。

扯淡流写手。
不定期更新,懒癌晚期。
高脑洞低手速,失踪人口。
墙头众多,随机掉落周翔/鹤一期/雷安。
死都不吃对家,谢谢合作。

【刀男/鹤一期】知乎体:养白鹤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莓哥自爆料。

谢邀。

我与这位白鹤互只姓名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虽然共处过很长一段时间,但算起来真正相识还是在最近的事。毕竟我的上司…是叫上司吧?稍微有些不走运,白鹤到来时,她已经快到了秃头的地步。

这位清丽秀雅的仙鹤之姿是不做假的,人人避之不及的玩闹之心也是不做假的。来的第一天就把自认在修身养性的上司气得跳脚好几次……但就目前来看,她应该是乐在其中的。

就如同我一样。

每日工作较为繁杂,但大体上还是以帮助上司解决烦恼为主,毕竟这是我们这种人存在的意义。上司为了让这位尽快积累经验,把他编入我所在的队伍,担任队长一职。

阵前似笑非笑的调侃我“一脸这就是BOSS点的表情怎么回事啊”结果头破血流的回家,大概能排入这位深痛恶绝的十大黑历史。

毕竟与他同天来的、不及他腰高的孩子,看起来都比他好太多。

那天随同出阵的,是我较为胆小的一个弟弟。自此以后,每当他快要哭泣时,这位都会提起这件事,十分真诚的感谢说“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会伤得更重啊!”。

但那天我赶到时看到的景象,明明是这位血染破碎白衣持刀挺立,弟弟倒在他臂弯里安然无恙,血都没有溅上半分。

他就是这样嘴硬的人,我庆幸我是少数知道的那几个。面对这位时我总不能当一个好兄长,大概就是从这时开始。

明明辈分和年岁算起来是许多人的长辈,这位却尤其喜欢玩闹,有时甚至比孩童还要顽劣上几分。自那天重伤归来,上司命我对他多加关照后,他就像发现什么新奇的玩物一般,以捉弄我为乐……但与其他人对比看来,他还是手下留情的。

他近日乐衷于给我起各种各样奇怪的称呼,这让我很是头疼。在玩腻了谐音梗后,他抓着我某次的口误叫我“一期哥”,学的是最小的弟弟的语气。他于模仿一事上很有天赋,把孩童话语里的天真学了个十成十,成功将我哄了过去,回头看清是谁后只觉尴尬无限。偏他又笑得开怀,这就让我连最简单的抱怨都无从说出口了。

就如同先前所说,我乐在其中。被捉弄也好,被逗弄也罢,都是我所自愿的事,主上拜托我照顾他时,我心底有隐秘的欣喜。

他是这样沉着而闲散的人,我很高兴能被他依靠。

——————
xx月xx日补充。

百赞感谢。

忍不住说了很多,偏题了很多,十分抱歉。我似乎只顾着自言自语了。

有人问他的容貌。

他容貌是极盛的,与那位被誉为最美的大人站一起也丝毫不落下乘。我曾经打趣过他一把年纪还长这么好看委实不大好,是难得堵到他的体验。

想起来总会发笑。
————————
xx月xx日补充。

我对这位的情感与他的样貌无关,令我所沉迷的,是他皮囊下属于鹤的灵魂。并且于我们而言,样貌其实并不重要。

鹤从弟弟那里知道了这儿,我发现时他恰巧看完,他很轻的叫了声我的名字,然后起身离开。

我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去找他说明,他给了我一个拥抱,和带着白檀香气的吻。

我落荒而逃。
——————————
xx月xx日补充。

链接:拥有一只自己的白鹤是怎样的体验。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