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要改名

笔名张宿山。

扯淡流写手。
不定期更新,懒癌晚期。
高脑洞低手速,失踪人口。
墙头众多,随机掉落周翔/鹤一期/雷安。
死都不吃对家,谢谢合作。

【凹凸/雷安】嘀哩嘀哩嘀哩嘀


大写加粗ABO,自行车


终于发出来了,太不容易了……

【全职/周翔】周翔那些扯不完的淡20


假车上道,走长图。

DNA聚合酶,鹤丸国永聚合莓。

【刀男/鹤一期】论坛体:鹤丸国永今年拿影帝了吗?


每每死在敏感词里的小甜饼,就不是很懂为什么车活的好好的。

【刀男/鹤一期】我家cp今天发糖了吗03

*哨向pa。白隼鹤丸,驯鹿一期。
*战争背景,一期假死诈敌诈到自家男朋友的修罗场。
*一脚油门,有空继续踩。


刚才的一吻太过炽热,心头血给烧的炙热滚烫,沿着血管游走,灼得指尖发颤。天地突然翻转,柔软床垫自后拥来缓解下压力道,一期一振闭了下眼,有些喘不上气:“……您……”

“吉光大人。”

鹤丸国永自上而下的望着他,连日奔波的疲劳让他懒得再去装那漫不经心的闲散风度。哨兵不再收敛的精神力直直撞上向导的屏障,他俯下身,像猛禽收拢双翅一样缓缓收紧手臂。

“一期君。”

指尖沿着排扣一路滑下,掠过冰凉皮扣,停在脐上半寸。鹤丸国永敛起双目,黑暗里光线尽汇于一双金瞳,尖齿贴上微凉皮肤,撕咬起裸露在外的脆弱脖颈。

“猛禽可是吃肉的。”

【刀男/鹤一期】我家cp今天发糖了吗02

*现代大学宿舍pa
*纯脑洞没后续


鹤丸国永七点在宿舍群里头发了张羊肉火锅,八点半发了张干净的锅。

太鼓钟:鹤桑,吃这么多,你是猪吗。

烛台切眼尖,一眼瞥到了两张照片角落里头一点儿浅褐的风衣角,第二张还露了半个手背,手指骨节修长,拿着的手机背后贴了个银色的兔形手指扣。

宿舍快递员烛台切内心震荡,我操,这不是鹤丸上次买的那个吗?!

他纠结了五分钟,内小心翼翼的打出一行字:“哈哈,对面坐的人手指扣和鹤桑上次买的好像。”

鹤丸国永回的很快:“哦,那是隔壁院的一期一振。”

第三张高清大图很快又发了上来,可以明显看出是男性的双手,食指穿过手指扣压在手机背上,正好横过两个竖起的兔耳朵。

鹤丸国永得意洋洋:“怎么样,我眼光不错吧?”

系统:鹤丸国永已被禁言24小时。

大俱利伽罗:***

【刀男/鹤一期】我家cp今天发糖了吗


纯脑洞没后续系列。

疯了,lof的敏感词到底有哪些……

小破三轮,发不发的出来看天命。

【刀男/鹤一期】伪论坛体:818我身边的那对狗男男


莫名其妙发不了文字,走长图。

【刀男/鹤一期】鹤丸国永和他的兔子001—009

*欢乐扯淡向

*待不待续再说

001

鹤丸国永有个毛病,就是看见圆毛的东西总要忍不住上手搓两把,比如猫,比如狗,比如狐之助,最疯狂的一次是路遇猛虎,缠斗一番后把站起来有一个半他高的丛林之王按在地上当成猫撸。

审神者表示这比起隔壁丸那几个事儿逼已经很好了,给只猫搞事头子就能安静一整天,她别无所求。

直到某天看到了长谷部送来的出阵报告。

“主上,新人出阵一切顺利,但出了点小意外。”

“满练度的鹤丸国永不是在队里压阵了吗?”

“出阵途中遇见了一只兔子。”

“然后?”

“鹤丸殿……”长谷部拉了下领口,艰难开口“…………给挠成了重伤。”

“………???????????????”


002

审神者:鹤丸,今天的近侍是谁?

鹤丸国永:是我。

审神者:近侍应该做什么?

鹤丸国永:安排内番,处理公文,总结报告,锻刀。

审神者:你在做什么?

鹤丸国永:撸兔子啊!

审神者:……哪儿来的兔子?

鹤丸国永:真剑必杀带回来的。

审神者:要不是心疼资源我真想给你一刀。


003

鹤丸国永很多时候能活下来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一把太刀。


004

审神者:带着你的兔子给我滚到锻刀室,搞不到320你今晚就和兔子一起啃胡萝卜。

鹤丸翻了下今日当番表,炊当番……哦,烛台切。

伊达组扛把子没有一点压力的抱着兔子去了锻刀室。


005

这一振鹤丸国永所在的本丸里差的是哪把320的刀,看眼tag你就懂了。

鹤丸国永在安顿好兔子,拍掉羽织上的兔毛,一边想着今晚怎么找烛台切开个小灶,一边霹雳哐啷地往炉子里拍了四个350。

3:20。


006

很久很久以前,320突然出现,带来欧刀带来船票是一个大四花。

鹤丸国永看着笑呵呵的刀匠难得迟疑了一下:“…我是不是该去找主殿要个加速?”


00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久没有欧刀进账的审神者在确认了时间后笑得贴着墙面往下滑。

“主上!”长谷部很惊慌的扶了她一把,审神者贴着长谷部的胸肌继续往下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审神者无意碰到了长谷部腰间的软肉,长谷部一下没憋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主上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完兔子回来的鹤丸:“……你们在笑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门口路过的蜂须贺:“有什么好笑的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刀匠一个加速拍出来的一期一振,第一眼是看到的是笑得行为不为自理的国宝×2,虎彻×1,审神者×1。


008

吓得台词都忘了。


009

审神者:鹤丸,你这次做的很好,你是怎么用这种欧洲公式锻出一期一振的?

鹤丸(沉思):可能是因为放材料时手上沾了兔毛吧?

审神者:…………你别让一期一振知道这件事。

鹤丸:哦?是吗?不能让兔君知道?

审神者:也别给他起奇奇怪怪的名字。

就算他不给你一刀,他的弟弟们也会给你很多刀。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