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要改名

笔名张宿山。

扯淡流写手。
不定期更新,懒癌晚期。
高脑洞低手速,失踪人口。
墙头众多,随机掉落周翔/鹤一期/雷安。
死都不吃对家,谢谢合作。

【全职/周翔】周翔那些扯不完的淡19

*一个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paro



周泽楷抬起眼皮扫了孙翔一眼,孙翔立马有所感的转过来,凶巴巴吼他:"看什么看?!"

少年人的眼睛清澈透亮得很,漆黑的眼仁在灯光下想个晶莹的玻璃球。方才一吻的余韵还在眼角没有散去,现在又提了点薄薄地怒色上来,全都积攒到了一块儿。挤在一起的胳膊唯恐兴风不作浪,一点半点的体温传递过来,悄无声息的撩动周泽楷的心弦。

转头时孙翔的发软软搔过周泽楷的下巴,周泽楷心脏猛地一跳——暧昧的气息毫无遮掩的在空中发散开,几乎要有些窒息了。激烈拼搏后体温急剧下降的躯体需要另一具同样冰冷的身体来取暖,骚动不安的情绪需要疯狂的宣泄来绞死销毁。

电流般酥麻的触感自指尖向上流窜,无声无息诱哄似的,心魔一样响在耳侧,牵着无形缰绳直欲往悬崖下坠去。

周泽楷微热的唇印上孙翔带着汗味的皮肤,在他准备惊跳起的时候死死压住了他,带着枪茧的手指率先捂住了孙翔的嘴,另一只手在在孙翔掌心缓慢写了四个字,我想上你。

掌下的身体一瞬僵住了。

早有所知。

周泽楷缓缓松开手,本来也没压多紧,只是浅浅拂上了唇,粗略感觉出唇纹是个什么样子。点在掌心的手指一起慢慢蜷起来,方才起的那点电流此时都成了诛心的魔鬼,反应过来后一笔一划简直都是拷问,烫红了的烙铁,在心上压出一个又一个的深疮来。

他撑起身子试图逃离狭小空间里唯一热源,相贴的皮肤分开时心上的热度也一点点随之而去。贴在颈侧的呼吸还没散去,孙翔僵在原地却突然红了眼,说完就跑,周泽楷,你什么意思?!

他猛地把周泽楷掀下去,趁他愣神时一把压住,揪着领子不管不顾的直接吻上去,唇舌狠狠碰撞在一起,几乎是撕咬的力道。狭小的空间动辄呼吸交织,谁的舌尖破了渗出血来,在齿间翻搅挤压,活生生要把人逼到绝路。

这一吻像是把心头所有热血都烧干了。

孙翔松开周泽楷哑着嗓子笑了声,五指脱力似的松开衣领,却又立马掉转方向狠狠拍在周泽楷身后的墙上。周泽楷回过神,缓缓抬眼看向面前刚长出点男人英气的少年,看他强自撑出副凶恶表情,眼睛里火光肆意跳动,明亮耀眼,不可一世。

孙翔几乎是挑逗的、压着嗓子开了口:"想上?那你他妈来啊!"

评论(4)

热度(32)